北晚新視覺 > 熱點 > 網摘

清理路障期間被暴徒砸頭男子遭不公平對待?香港醫院這么回應

2019-12-07 22:58 編輯:TF021 來源:北晚新視覺綜合

12月1日,香港廖先生在旺角清理黑衣人設立的路障期間被人以硬物擊頭,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治療。廖先生頭上縫了10針后出院。隨后有香港網民質疑廖先生受到醫院不公平對待,并拿“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后的待遇舉例。

對此,接收廖先生的香港醫院回應稱,相關指控為不實傳言,醫院員工會秉持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不論病人的身份和背景,提供一視同仁的服務。

據香港巴士的報12月7日報道,香港廣華醫院發言人今日回應稱,就社交媒體流傳有病人接受不公平及不理想的治療指控為不實傳言,呼吁市民停止轉發有關失實指控。由于未有病人同意,院方不能詳細討論個別病人之臨床情況。但院方近日并沒有收到投訴。

廣華醫院強調,醫護人員一向乃按照病人實際臨床情況及需要,為病人提供所需適切治療,醫院員工會秉持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不論病人的身份和背景,提供一視同仁的服務。

廣華醫院重申,一般而言,當頭部受傷病人送急癥室,醫護人員會了解傷者的受傷原因、過程、部位等數據,隨后為傷者檢驗,按需要為傷者安排放射性造影檢測。

醫護人員就一般外傷個案,會為病人安排傷口消毒及縫針,然后安排監察護理,在確保病人情況穩定后,會提供“離院后醫療指示”,方會安排病人離院及回家休養,及到門診部繼續跟進。病人出院后如有不適,應該向醫護人員尋求協助。

報道稱,香港網民此前流傳,早前清理旺角路障被示威者用坑渠蓋襲擊頭部昏迷的53歲廖姓男子,在廣華醫院急癥室接受了頭部X光檢查后,就草草縫上10針,第二天早上安排出院,質疑醫護人員沒有進行腦部計算機掃描等檢查,批評與“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后留院多日觀察及物理治療的待遇不一樣。

據央視新聞消息,12月1日凌晨,有黑衣人在旺角以雜物堵路。一名廖姓男子在場清理路障期間被人以硬物擊頭,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治療。

廖先生出院后接受央視采訪時表強調,自己沒有做錯,呼吁市民如果愛香港,“每個人都應發聲,阻止暴徒破壞。”

在被問及接受相關治療問題時,廖先生表示,他去醫院后,醫生幫其照了X光,頭蓋骨沒有裂。后來縫了10針,留院觀察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他并無大礙,就出院了。

 

延伸閱讀:

“恢復知覺之后,一大群人圍著我在罵”旺角被砸男子首次發聲

12月1日凌晨,有黑衣人在旺角以雜物堵路,一名姓廖的男子在場清理路障期間被人以硬物擊頭,由救護車送院治療。廖先生目前頭上縫了10針,已經出院,首次站出來發聲。

背景信息:

警方表示,凌晨1時許,一名53歲本地男子到彌敦道及旺角道交界清理路障,其間被一名身穿淺色短袖上衣、黑色長褲及戴黑色鴨舌帽的男子以硬物襲擊頭部,傷者其后發現手提電話被盜去。警方經初步調查,將案件列作傷人及盜竊,交由毒品調查科跟進,暫時未有人被捕。該名53歲男子頭部受傷,清醒送往廣華醫院治療。

廖先生:在5個月之前,我覺得香港是非常自由的,你做什么都行。但現在你走在大街上就會被打,你看那些暴徒,他看你不順眼就會打你,你說話,他聽得不順耳也打你,甚至你去清理雜物,也會被打。那其實,這種是不是真的自由呢?

記者:當時想去移這個路障的時候,您是怎么想的?為什么要去挪這個路障呢?之前有70歲的老伯被砸死的案例,您不擔心危險嗎?

廖先生:其實我也沒想到會有什么危險的。因為我覺得我做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沒有做到錯事。做錯的是攻擊我的那些人,是這些堵路的暴徒。其實他們做這些已經妨礙了整個社會。如果我們一直不出聲,那他們會覺得做些事情是大家都支持的,他們會更加變本加厲繼續破壞社會,整個社會會更加沉淪,所以我覺得每個人看見都應該發聲。

記者:看到這個視頻中,您突然被打后倒下了,好像幾秒鐘后您又醒來了一下。您當時有意識嗎?知道發生了什么嗎?

廖先生:其實我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我那時也沒有意識,我記得的是我拿出手機,然后好像斷片一樣,當我恢復知覺之后,我看見一大群人圍著我在罵,其中有一個戴著黑色口罩,還想拿著一把傘來襲擊我。

記者:那后來到了醫院,醫生是怎么說的?傷勢怎么樣?現在還要做一些什么樣的治療?

廖先生:我去到醫院后,醫生幫我照了X光,他說頭蓋骨沒有裂。后來就幫我縫了10針,之后就要我留院觀察一晚,到第二天早上,看我并無大礙,就讓我出院了。

記者:您對那些設置路障的人怎么看?您有什么想對他們說的?

廖先生:如果你們現在繼續這樣下去,不停地破壞所有東西,那么香港就是一個沒有法治的爛攤子。這是你們真正想要的、所訴求的嗎?

記者:您怎么看他們這些訴求?他們說是為了香港的未來,為了香港明天更好,您覺得呢?

廖先生:他們經常在喊香港沒有民主,其實我想問香港在哪方面沒有民主呢?香港的民主自由程度在全世界來說排列第三。全部什么都有自由,福利也好、全民也免費教育,這還有什么不好呢?如果他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在將來可以得到更好的民主或者自由的社會,其實我覺得是假的。因為你們已經破壞了現在,那哪里來的將來呢?

香港市民自發清理紅磡隧道路障:雖然手無寸鐵,但我們并不害怕

徒手運走路邊碎石、磚塊,聯手抬走較重的鐵欄、水泥樁……11月20日下午,數百名香港市民帶上掃把、鐵鍬、塑料桶等工具,自發前往香港理工大學附近清理路障和垃圾。

暴徒已連續數日占據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并在周邊地區大肆堵路、破壞、縱火,導致連接香港島與九龍的紅磡海底隧道無法使用。紅磡海底隧道(以下簡稱“紅隧”)是香港第一條、也是最繁忙的海底行車隧道,它的癱瘓給香港交通帶來極大影響。

“大家都希望紅隧早日恢復通車。”香港市民劉女士說,她與朋友原先打算在紅隧九龍入口附近清理路障,但出于安全考慮,警方未能讓他們進入附近道路,他們就在沿途返回路上幫忙清理垃圾。

香港工聯會會長吳秋北、香港民建聯副主席陳勇、港區全國政協委員葉建明等人也來到現場,協助清理路障。吳秋北說,希望號召全港市民一起清潔香港,團結一致止暴制亂,對抗“黑色暴力”,呼吁民眾沿途清理垃圾,協助盡快恢復香港原貌。

“90后”青年陳小姐穿著一件印有“我愛警察”字樣的藍色T恤,在現場頗為顯眼。她說,這是之前參加撐警活動時留下的衣服,這次穿上是希望表達對警察辛苦工作的支持。

“暴力事件嚴重影響了我的工作和生活,這幾天上班路上起碼要花兩倍的時間。”陳小姐說,人多力量大,現在香港很多地方都被暴徒破壞,單靠清潔工根本忙不過來,作為香港市民,我們也想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談到近日一位七旬清潔工老人被暴徒扔磚襲擊頭部而不幸離世,陳小姐非常難過。“這件事情非常荒謬,愛護香港、清理路障的人被攻擊,而暴力行為反而被一些人支持和理解。我今天來這里就是想告訴大家,香港的年輕人不都是那樣的。”她說。

家住將軍澳的黃女士,和八九個鄰居帶上鐵鍬、塑料桶等工具,來到現場進行清理。她說,最近每天早上都會在家附近撿磚頭,協助清理路障,希望周邊交通盡快恢復順暢。

黃女士說,市民自發清理路障,是在做正確的事情。我們雖然手無寸鐵但并不害怕,就是希望香港交通能夠盡快恢復,大家的生活能夠回歸正常。黃女士說話時幾度哽咽,她希望暴徒好好想一想,訴諸暴力是否真的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劉女士表示,作為一名香港人,看到香港現在變得這么亂,真的非常痛心。“不管你是什么立場,破壞香港就是不對的。”她說,希望暴徒趕緊停手,不要再破壞香港這個美麗家園,讓香港回歸平靜,讓市民上班、上學、出行早日恢復正常。

 

來源:北晚新視覺綜合?觀察者網?央視新聞?新華社

流程編輯:TF021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重庆时时app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