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熱點 > 網摘

西方媒體為何“無視”新疆反恐紀錄片?事實這樣教育了我們

2019-12-07 22:47 編輯:TF021 來源:北晚新視覺綜合

12月5日晚,《中國新疆,反恐前沿》英文紀錄片在CGTN播出,罕見地大尺度、全方位對外展示暴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給新疆帶來的傷痛。我們注意到,這部紀錄片在海外社交平臺上引起廣泛關注,有外國網友留言說,這才是真相!造謠炒作新疆問題的西方媒體應該好好看看這部紀錄片。

但我們也看到一個怪現象,與外國網友熱烈討論形成強烈反差的是,至今鮮有西方媒體報道這部紀錄片,一貫緊盯新疆問題的西方媒體和政客對此選擇了集體噤聲。還有什么比這更能說明西方媒體及政客在新疆報道上的虛偽和雙標嗎?

一段時間以來,西方媒體和政客表現得格外“關心”新疆,他們按照自己的想象描繪出一個完全不符合實際情況的新疆形象,并以此來抹黑中國,炮制出針對中國的一輪來勢洶洶的負面輿情。

不難想見,正因為《中國新疆,反恐前沿》這部紀錄片,講述了一個和他們的想象不同的新疆,且內容都是無可辯駁的事實素材,才被西方主流輿論“自動屏蔽”。他們沒有面對事實的勇氣和意愿,更不愿意承認自己過去在新疆問題上撒了謊。也可能是他們根本就沒想到,一貫在新疆問題上 “多做少說” 保持低調的中國,會拍這樣的英文紀錄片,所以一下子有點懵,不知該作何反應,索性熟視無睹。

有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了。在對新疆的報道上,西方媒體沒有實事求是的態度,都是在做選擇性報道。其選擇的標準也是意識形態性質的、主觀的、片面的,至于是不是客觀事實已無關緊要。不得不說,這樣的操作是對媒體職業精神的嚴重羞辱,讓這些西方媒體淪為針對中國的“政治打手”。

很多人注意到,《中國新疆,反恐前沿》紀錄片罕見公開了2009年烏魯木齊“7·5”事件、2013年北京“10·28”暴恐案及2014年昆明“3·01”暴恐案等的部分原始視頻。據不完全統計,自1990年至2016年底,在新疆地區發生了數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群眾被害,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僅“7·5”事件,就造成197人死亡。紀錄片的解說詞特別提到,毛骨悚然的畫面和駭人聽聞的暴行揭示中國西部邊陲安全局勢之嚴峻。

這些指手畫腳的西方人自己不生活在新疆,新疆反恐形勢再嚴峻對他們來說,也不過是輕松的談資,但對2400多萬新疆人來說,則意味著生命與財產面臨可怕的威脅。新疆人民必須要擊敗暴恐分子,瓦解極端化力量。在經歷了血腥慘案之后,新疆采取了強有力的反恐措施,卓有成效。新疆已經連續3年沒有發生暴恐事件,這是新疆在全球反恐及去極端化戰場打出的大勝仗。

新疆的反恐措施也是得當的。但西方主流媒體非但不認可新疆的反恐成績,反而拿他們的人權標準對新疆吹毛求疵,現在就連事實都罔顧了。他們在客觀上已經成為暴恐分子、極端分子的幫兇。

事實多次教育我們,不要指望外人會替我們報道真相。中國的故事還得靠中國人自己講。僅在新疆的反恐戰場上,就有多少震撼人心可歌可泣的人和事。《中國新疆,反恐前沿》是一個開始,將來還應該多拍一些這樣的紀錄片。因為新疆的真相既是無可辯駁的,最終也是西方人無法回避的。

 

延伸閱讀:

央視“大尺度”紀錄片,揭秘新疆暴恐真相

12月5日晚間,一部名為《中國新疆,反恐前沿》的英文紀錄片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旗下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上線。

據悉,這是近年來中國罕見地以英文紀錄片形式全方位展示暴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對新疆帶來的傷痛,并系統闡述中國為解決問題所付出的努力。

這部時長為50分鐘的紀錄片開篇就指出,中國的新疆位于亞洲中部的十字路口,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構成巨大挑戰,代價則是人們的生命。

制作方表示,這部紀錄片獻給新疆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暴力行徑下的受害者與幸存者,并發出提醒:部分案件和畫面屬首次公布,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觀看。

紀錄片分為四個部分——《極端主義,為禍新疆》《生命代價,暴恐之傷》《極端之路,血淚謊言》和《全球反恐,并肩同行》。

紀錄片披露了新疆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制造的多起暴力恐怖案(事)件,公布了一些原始畫面素材,以及多名暴恐分子現身說法、懺悔揭秘的鏡頭。

極端分子米爾尼沙懺悔鏡頭

據不完全統計,自1990年至2016年底,在新疆地區發生了數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群眾被害,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出于安全考慮,此前有大量的案(事)件未向公眾披露。

事實上,恐怖襲擊在新疆各地乃至更大的范圍內均有發生,最嚴重的部分事件包括:

1997年的伊寧事件,導致7死198傷;

2009年的烏魯木齊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

2013年的喀什地區巴楚縣色力布亞鎮暴力恐怖事件,造成15人死亡、2人重傷。

專家稱,暴力行為背后的因素極為復雜,并且給各個民族的群眾留下了創傷。

部分西方國家散步歪曲言論,稱“7·5”事件是民族沖突和鎮壓。但中國專家指出,這種說法顯然和他們在評價“9·11”事件時使用了不同的話語體系,二者必有一個不合邏輯。這一不實言論實則反映了某些國家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準。

專家指出,烏魯木齊“7·5”事件使得境外勢力對新疆境內的恐怖組織支持力度加大,這一事件也標志著恐怖襲擊手段的多樣化,而襲擊也不僅限于發生在新疆境內。

紀錄片公布了一段監控錄像,記錄了2014年3月1日,在云南省昆明市火車站,新疆籍恐怖分子持刀砍殺群眾,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傷。

同年5月22日,昆明火車站“3·01”暴恐案僅兩個月后,5名恐怖分子駕駛越野車在烏魯木齊市沖撞碾壓早市群眾,引爆爆炸裝置,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傷。

同年7月份,恐怖分子在喀什地區莎車縣制造了另一起恐怖襲擊事件,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紀錄片還披露了2013年天安門金水橋“10·28”暴恐案的相關情況。

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和駭人聽聞的暴行數字,揭示著中國西部邊陲的安全局勢之嚴峻。

在新疆發生的恐怖事件引起了中國乃至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隨著暴力事件的一再重演,政府加強了管控,并指出堅持反恐不與特定地域、民族、宗教掛鉤。

作為中國反恐怖斗爭的主戰場,新疆先后制定并修改完善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辦法》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旨在從根源上防范和懲治極端主義活動,以消除恐怖主義。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研究員李偉指出,極端主義成為了恐怖主義重要的核心,真正地去除極端化,才是從根源上鏟除恐怖主義所賴以生存的最為核心的要素。

極端勢力為了達到其目的,故意歪曲宗教教義,將《古蘭經》中的“吉哈德”說成是對異教徒的“圣戰”。

專家稱,許多年輕人被極端勢力所鼓吹的錯誤“圣戰”觀念所洗腦,恐怖組織鼓勵他們“圣戰殉教進天堂”,許多追隨者失去了自我思考和判斷的能力。

諷刺的是,大多數恐怖分子宣稱自己是虔誠的穆斯林,實際上卻對《古蘭經》一無所知,甚至連伊斯蘭教有多少年的歷史都答不上來。

新疆伊斯蘭教經學院院長阿不都熱克甫·吐木尼牙孜指出,伊斯蘭教主張和平,伊斯蘭教的名字就是和平的意思,穆斯林就是主張和平的人。

“宗教不是極端(主義),極端(主義)也不是宗教,反而宗教是反對極端(主義)的。”阿不都熱克甫·吐木尼牙孜說。

極端主義于無形中改變了當地百姓的生活方式,他們不能去銀行存錢貸款,不能彈奏音樂、唱歌、打手鼓,女性不能出門工作、不能穿短袖衣服……

紀錄片披露,新疆的暴恐分子與國際恐怖組織有密切聯系,“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頭目肉孜曾在1997年見過本·拉登,并提出了接受訓練和經濟援助的要求。

多方情報透露,“東伊運”恐怖組織從成立之初,便將新疆作為恐怖襲擊重點目標,在基地組織幫助下,他們網絡恐怖分子和宗教極端分子進行培訓,在送往戰爭地區接受所謂“戰地實戰訓練”后,便伺機派遣入境進行恐怖活動。

令人發指的是,“東伊運”還將兒童作為實施暴力恐怖襲擊的重點培訓對象。在2012年的一次行動中,消防人員從一處面積不足80平米的房間里解救出53名兒童,年齡最大的13歲,最小的只有4歲。

2002年,“東伊運”被聯合國認定為恐怖組織。

紀錄片披露,中國政府堅持把預防性反恐放在第一位,這其中就包括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阿不都熱克甫·吐木尼牙孜指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主要進行“三學一去”,學法律、學文化技能、學普通話,去除極端思想。

設立教培中心的目的是消除滋生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土壤和條件。西方媒體對此存有質疑。然而,開展教培工作以來,新疆已經連續3年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事)件。

紀錄片最后指出,新疆絕非只有單調一面,你眼中所見的新疆是什么樣子,主要取決于所采取的視角和所交談的對象。新疆是一個無盡的萬花筒,等待人們發掘更新一面。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6日下午,@CGTN已經將這部紀錄片上傳至微博,引起廣泛關注。

近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所謂“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該案蓄意詆毀中國新疆的人權狀況,大肆抹黑中國去極端化和打擊恐怖主義的努力,惡意攻擊中國政府治疆政策,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嚴重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堅決反對。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涉疆問題根本不是人權、民族、宗教問題,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問題。新疆曾經深受極端主義、暴恐活動之害。面對嚴峻形勢,新疆自治區政府依法打擊暴恐活動,同時重視源頭治理,包括積極推進去極端化工作,不斷促進經濟發展、民族團結和社會和諧穩定。這些措施確保了新疆三年來未發生一起恐怖襲擊事件,受到2500萬新疆各族人民的普遍支持,也為全球反恐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

美方拿涉疆問題做文章,完全違背事實,完全違背國際社會主流民意。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昨天的《人民日報》刊登《美奉行反恐雙重標準造成人道主義災難》。

文章指出,國際反恐斗爭之所以難以取得最終勝利,根本原因在于一些國家在反恐問題上屢屢采取雙重標準,將反恐作為服務本國利益和意識形態的政治手段,以反恐作為干涉他國內政的廉價借口。

這種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準行徑,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在恐怖分子和恐怖組織的認定和打擊上,基于一己私利,將是否符合自身利益需求作為最重要的衡量標準,一邊不計后果、不擇手段打擊某一恐怖勢力,另一邊卻縱容、袒護甚至支持另一些恐怖分子、恐怖組織。

二是一邊打著“保障人權”“宗教自由”等幌子對他國反恐行動橫加指責,甚至動用“長臂管轄”進行無理干涉,全然不顧國際反恐大局,另一邊卻以反恐為名,為自身大規模監控民眾,為在他國制造的濫殺無辜、宗教迫害等人道主義災難公然開脫,并導致恐怖主義的進一步滋生。

文章表示,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損害世界和各國人民的利益,必須摒棄“雙重標準”予以堅決打擊。對恐怖分子采取“雙重標準”,必將作繭自縛,也將給國際社會帶來巨大危害。

 

來源:北晚新視覺綜合?環球時報?長安街知事

流程編輯:TF021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重庆时时app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