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調查

北京西城區迎來首批600名養老顧問 養老顧問堅守“人與人”的溫度

2019-10-28 13:35 編輯:TF003 來源:北京晚報

政策搞不懂、軟件不會用、生活遇難題、精神盼慰藉……面對互聯網、App、智能時代,被技術發展甩在身后的老人們,正經歷一場“寒潮”。

趙春柳(右)為老人量血壓

本月,西城區的老人們迎來了全市首批600余位持證上崗的養老顧問。他們堅守“人與人”的溫度,用傾聽解惑給予老人全方位的呵護。未來,將有越來越多的志愿者、養老巡視員們經過培訓、考核,擁有這一新的身份。

“零距離”接觸

面對面教養老政策

趙春柳(左)在巡視中親熱地與老人交談

“阿姨,我走了,下禮拜再來!”

“哎,那我等你,可一定來啊!”

趙春柳緊緊握了握老人的雙手,輕輕拍打幾下對方的胳膊作為告別。老人慢騰騰挪動著步子,一路把她送到門口,還依依不舍地張望許久……

作為北京市老年志愿者協會的一名志愿者,67歲的趙春柳目前在大柵欄街道擔任養老巡視員。她口中的“阿姨”,則是一名年近九旬,每周都需上門巡視的空巢老人。

不久后,趙春柳即將接受一系列培訓。待考試合格,她便會擁有一個新的身份——養老顧問。

“我們日常實際調研發現,目前北京的很多養老政策,不少老人沒有享受到,甚至都不知道。”北京市老年志愿者協會秘書長馬乃篪介紹,“像是北京通養老助殘卡,有的老人還沒有,或者不清楚這個卡能做什么;有的老人需要幫助,比如失能,兒女不太會護理,想住養老院不知道住哪兒,想找家政不知道怎么找……這些問題散落在各個街道,平時工作中都有反映。”

基于這種狀況,西城區民政局首創“養老顧問”這一專業養老服務人才隊伍,聯合北京市老年志愿者協會對15個街道的600多名社工、老齡專干、養老機構負責人進行了系統培訓。概括起來就是根據老人的年齡、所處狀態,幫助他們享受到相應政策,以及當老人有家政、老年餐、日常維修、求醫問藥等任何需求時,可以精準對接,進行服務轉介。

不久前,首批600余位養老顧問順利完成了考核。馬乃篪坦言,他們都是民政系統的工作人員,業務熟練,但畢竟本職工作繁忙,無法頻繁入戶拜訪。想主動獲取老人需求,還得靠像趙春柳這樣日常“零距離”接觸老人的養老巡視員們,他們也是接下來一批要被培訓為養老顧問的“主力目標”。

事實上,上級部門此前就“養老顧問”到大柵欄街道考察工作時,重點關注的也是養老巡視員的模塊。這是街道養老工作的一大亮點——將轄區共計300余位需要“特別關照”的老人,按高齡、空巢、特困、殘疾等要素分成A、B、C三類。AB類需要每周探視一次,C類老人為每月一次。

擔任大柵欄街道養老巡視員的,都是北京市老年志愿者協會的志愿者們,目前比較活躍的志愿者巡視員有近30位。“把相關知識教給巡視員,培訓成養老顧問后,他們就可以在巡視中一對一傳達給老人和各自家庭。甚至用眼睛去發現問題,比如老人家中的高低臺階、安全隱患等,起到降低風險的作用,那對老人的意義就非常大了!”

只盼“長相守”

聊天聊出“連續劇”

在馬乃篪看來,“養老顧問”簡單來說就是以養老巡視員的模式和日常工作為基礎,增添一些他們以往掌握得比較薄弱的政策理論知識,“升級”成為復合型服務人才。而聽說能再多掌握些本領,趙春柳也頗為期待。

目前趙春柳負責巡視的共有8戶老人,均屬于A、B類,每周這8戶人家她都要跑上一圈。

“定了每周一上午去看高阿姨,那就必須得去。實在有事情,要提前給老人打電話說這次換個人看望她。”趙春柳略帶自豪地表示,“老人特愿意讓我們去!哪回去不了,老人就,‘哦,不來啦……’從電話里都能聽出失落感。”

做養老巡視員近三年,但趙春柳注冊成為志愿者已有11個年頭。2008年奧運會前夕,剛從公路局話務員崗位退休的她街邊閑逛時遇到志愿者招募,馬上填了報名表格,一頭扎進志愿服務這個新天地。這些年大小活動參加了不少,趙春柳覺得充實而榮耀。

“后來街道發了養老巡視員的招募令,我一看,陪老人讀報、聊天,我擅長呀!就到這邊來了。”每個禮拜去老人家,都聊些啥呢?“聊的話題可多啦!”趙春柳笑言,“生平瑣事、跟兒女的關系、跟保姆的關系……家長里短都跟你說。常常超過巡視時間也不讓你走,下回再繼續上次的聊天,都能聊出‘連續劇’來。”

長久相守讓老人們對巡視員產生了珍貴的信任,他們從種種細節表達出的這份親近,更令巡視員們難以割舍。趙春柳負責的一戶獨居老人,夏天自己不太舍得開空調,可每到巡視員探訪時,早早就把空調打開,燒上一壺水晾著。“生怕我們熱著,走的時候還得讓我們把杯子灌滿。其實到了下一家,人家也這么給倒水,就是讓你帶上家里的水,覺得是份心意。”

梁國建(左)陪老人看相冊

55歲的志愿者梁國建,加入街道巡視員隊伍將近一年。她負責的是9組C類老人,每個月需要把所有人家都走到。“感覺老人都在盼著我們,每回都說,就知道你們這兩天要來!”

梁國建巡視的老人年齡均超過75周歲,她笑言自己拿他們就當父母一樣看待,“一進去就握著手聊天,走的時候囑咐,您出門水電煤氣千萬關好。真的跟囑咐父母一樣,打心里覺得親切,一點也沒有到陌生人家里的感覺。”

令梁國建感慨的是,前段時間巡視員們準備了量血壓的機器,探訪時詢問老人要不要量個血壓,老人們都欣然接受。“有的老人家里其實平時就備著血壓計,有的老人甚至說,我剛吃完藥,剛量完,你再給我量量吧。你說他們真的需要我們量嗎?就是對我們有一種依賴,覺得有人在關心他們,甚至小小‘撒個嬌’的感覺。”

小老幫老老

志愿養老開心為重

自己也上了歲數,“升級”當養老顧問還要接受培訓、答卷考試,吃得消不?

“沒問題呀!本來做巡視員也是有培訓的,我們學習能力強著那!”趙春柳推推眼鏡,自信滿滿。“像給我們講食品健康,這樣跟老人聊天的時候,看到餐桌擺著什么吃的,覺得不太健康的,就能把學到的東西講給老人聽,我們自己很長知識。”

安全方面的培訓也是重中之重,梁國建點著手指如數家珍,“老師常跟我們講,每回巡視除了用嘴巴跟老人聊天,咱們的眼睛鼻子耳朵都不能閑著。要看他們屋里的設備,比如平房的電暖器,冬天上面不能覆蓋東西,遠離堆物;煤氣有沒有漏氣現象;水管水龍頭好用不,是不是滴水……有任何問題,我們都給記在巡視單上,把老人需求反饋回來,派人及時處理。”

看著“大姐”們這份勁頭,馬乃篪感慨連連。“今后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步入老齡狀態,但真正做養老的專業人員又特別少。大家都知道老人平時會悶,可配備心理醫生,又有多少老人會主動來咨詢呢?組織年輕人探視,他們沒有精力,說實話也不知道聊什么。請這些姐姐們當志愿者就不一樣了,她們熟悉這個年齡段的老人,彼此間有話題更有感情。”

這也愈發顯現出老年志愿者協會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馬乃篪表示,從剛退休到75歲之前的健康老人,有意愿的都可以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當中。“我常跟志愿者說,別有負擔,開心快樂是第一重要的,同時又能學知識。”她笑言,現在有機構養老、居家養老、旅居養老等等,“咱們這個就叫志愿養老。做志愿服務就是一種養老方式,跟上老年大學、在家養花,沒有本質區別。堅持下來的志愿者都特別開心,覺得有收獲,有價值。”

(原標題:西城區迎來首批600名養老顧問——

養老顧問堅守“人與人”的溫度)

來源 北京晚報 記者 魏婧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流程編輯 TF003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重庆时时app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