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人文

臺上能演,臺下會教,李玉芙當之無愧地扛起梅派藝術的帥旗

2019-10-27 14:17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晚報

“我不掛帥,誰掛帥?我不領兵,誰領兵?”我耳邊回響著她的這句唱兒,眼前浮現出2014年她以七十六歲高齡表演整出《穆桂英掛帥》的情景。高齡登臺并非罕見,而高齡能將這出繁難的大戲演繹得日臻完善,實屬奇跡!如今,這句唱詞正是她人生的真實寫照,“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她,臺上能演,臺下會教,當之無愧地扛起了梅派藝術的這桿帥旗。她就是八十一歲高齡的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李玉芙!

徐淳


拜名師,見至誠

初次見面,李玉芙老師跟我說:“算上你,我和你們徐家四輩人都有過交往了。你別管我叫老師,就叫姑姑。”

說起往事,時間回溯到上世紀60年代……

1962年,紀念梅蘭芳先生逝世一周年演出,組織上安排李玉芙唱一出《女起解》。在戲校,她學的是《玉堂春》,沒學過《女起解》。她趕緊跑到我們家找我曾祖父徐蘭沅先生請教。那時候,我曾祖父是按照梅蘭芳先生當年唱的老詞“十恨”教的她,現在舞臺上一般都只唱“六恨”。我曾祖父教得很細致,對每個字的行腔歸韻都要求得很嚴格,嚴格按照梅先生當年的唱法來教。當時,給李玉芙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我曾祖父說的“劇本,劇本,乃一劇之本”。我曾祖父強調演唱只是技巧,唱的目的是表達人物情感,展現人物內心世界,任何技巧都要為塑造人物服務。比如同樣都是“二六”板式,劇情不同,唱出來的感覺就應該完全不一樣。所以怹反復強調:表演要立足于劇本,吃透劇本才能唱好戲。李玉芙現在教學生就是先從分析劇情和人物入手,不著急教唱兒。我曾祖父還特別囑咐她不要隨便降調門兒,否則以后年紀大了就成“筒子調”了。她認為這些教導都是至理名言,越琢磨越覺得在理兒。直到2000年,她和花臉名家康萬生唱《大保國》時,她還能唱六字半調。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我曾祖父的教導,她記于心,行于身。如今,每當憶及前輩對她的提攜教導時,李玉芙總是不忘舊恩,感念至深。

“說起去你們家,有件事至今一想起來我就想笑,真是不好意思啊。”李玉芙說著就忍俊不禁了。那是過年,她來家里給我曾祖父拜年。她由于父母去世早,從小也沒經歷過大家庭的生活,所以不懂那些繁縟的規矩。當初從東北到北京,她嫂子就囑咐她“北京人規矩多”,讓她留心多學著點。可她那時的心思都在學戲上,無心于人情世故。那時候她不知道該怎么拜年,進了我們家堂屋就和我曾祖父并排而坐,老爺子就笑呵呵地跟她聊天。這時候,我曾祖父的徒弟黃天麟也來拜年,黃天麟一進屋就給我曾祖父磕頭拜年。這下可把李玉芙給嚇壞了,因為黃天麟是她老師輩的人物,看到黃天麟磕頭行禮,李玉芙才意識到以她的年齡和身份怎么能和我曾祖父平起平坐呢。她趕緊起身,手足無措。我曾祖父看出了這個小姑娘的局促,一點都沒怪她,始終是笑呵呵地看著她。當年她去拜年也不知道要買東西,再說她那時手頭也緊。如今想起來,她覺得羞愧好笑,又特別感動。回憶這段往事時,她坦誠又率真。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李玉芙,敢于說出自己當年的窘事,足見其心底無私天地寬,令人感佩。

飯菜香,今猶記

1987年,李玉芙恢復排演了梅蘭芳先生早期的作品《晴雯撕扇》,我祖父徐元珊是這出戲的導演。我祖父是梅蘭芳劇團的當家武生,除了精通武生戲外,他還諳熟梅先生的很多劇目,在整理恢復梅派劇目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我祖父給李玉芙說《晴雯撕扇》這出戲時,不放過每一個細節,比如戲里有晴雯“撲螢”的動作。我祖父強調這個動作和“撲蝶”的動作不同,演員一定要半蹲著,用矮身段,因為螢火蟲比蝴蝶飛得低。任何身段的設計都要以生活作為依據。藝術雖然高于生活,但畢竟還是源于生活。對待藝術不能想當然,要充滿敬畏。細節里往往閃爍著藝術的光芒。

李玉芙說:“那時候,我天天去你爺爺家里排戲,他不但分文不取,還管飯。到現在我還記得你奶奶給我們做的飯,那叫一個香啊!”那時我奶奶做的飯菜不過是些家常菜而已,之所以留香至今,我想多半源于飯菜里的人情味兒吧。飯菜廉價,情義無價。我讓李玉芙給我奶奶錄一段視頻,說兩句話。她一張嘴就叫“師娘”,叫得那叫一個親,我在旁邊不覺濕了眼眶……

在《晴雯撕扇》這出戲里,李玉芙飾演晴雯,我姑媽徐佩玲飾演襲人,她倆是同行,都說同行是冤家,可她倆卻處得特別好,皆因她倆志同道合,一心都撲在京劇舞臺上,而不愿意分心于臺下搞人際關系。李玉芙說:“你們徐家家風正,從不搞那些個歪門邪道,幾輩人都是憑本事吃飯的。”

當得知我也喜歡唱兩句梅派戲時,李玉芙聽我唱了幾句后,主動為我指導糾正。她動情地說,你曾祖父和你爺爺要是知道你也愛唱梅派得多高興啊!

苦命人,幸運兒

李玉芙幼年喪母,少年喪父,為了生計,到哈爾濱京劇團當學員,真是命途多舛;可她卻總說自己是個幸運兒,得到過太多的貴人相助。她說當年梅蘭芳先生給了她路費,馬連良先生給她寫了推薦信,她才有機會從哈爾濱來北京學戲。她特別得益于在梅蘭芳劇團的那段日子。那時候梅劇團人手特別緊,緊到就連穿服裝的都得上臺跑龍套,可梅先生只要有演出就不讓她上臺,一定給她留座位讓她在臺下好好看梅先生演戲。“梅大師是真培養我啊,用心良苦啊!”她感慨萬千地說。梅大師關心青年演員,細致入微。青年演員下鄉干活,梅大師讓管事的給每人準備一副手套。怹說:“演員的手很重要,一定要好好保護。”那時,團里每月給青年演員的伙食費多加兩塊錢,梅大師自己掏腰包。怹說:“青年演員正在長身體,一定要讓他們吃好!”時至今日,李玉芙常掛在嘴邊上的就是“德在藝前”。梅蘭芳傳給她的不僅是精湛的技藝,更是為人做事的品格。

傳真戲,傳真道

梅花猶傲霜雪,老干又發新芽。李玉芙退休后,把一身的本領無私地傳授給梅派弟子和一切熱愛梅派藝術的票友。是什么給了她這么大的動力?是前輩藝術家對她的培養,是她對梅派藝術的感恩。梅派當紅的許多名家都得到過她的指點。對登門求教的學生,不論是頭牌、二路,還是票友,她總是因材施教,關愛有加。她說,當年她在求藝的路上得到了太多人的幫助,如今她也要幫助這些年輕人。

李玉芙的學生王琳12歲就開始跟她學戲,雖然有些基本功,但水平也很有限。教小孩最難,要一點點反反復復地摳,她特別耐心。曾有人問王琳,李玉芙上課會不會發脾氣。王琳說,當年李玉芙在日壇公園給她說《霸王別姬》,一套舞劍反復示范,從來沒有說過一句重話。到現在王琳這套劍法掌握得還很瓷實。王琳小時候家境不好,李玉芙從來沒收過她學費。李玉芙說當年梅蘭芳先生、馬連良先生無私地幫助了她,她也要用相同的方式來傳承這種藝德。王琳媽媽跟李玉芙聊天不經意地提到王琳愛吃牛肉,后來李玉芙每次帶王琳出去吃飯都會特意給她點一份牛肉。梅蘭芳大師對青年演員的關心體貼,她經歷了,傳承了!

為人師,盡職守

梨園行里,有些師父只收徒不傳藝。徒弟借師父之名,師父收徒弟之禮,各取所需,皆大歡喜。李玉芙一直不肯收徒,她覺得傳藝、傳道就夠了,不用在意那個名兒。2018年夏天,在大家的勸說下,她首開山門,一口氣收了九個徒弟,這些徒弟個個都是跟她學戲多年的“真”徒弟。收徒之后,她對徒弟格外愛護,要求也更加嚴格,并不是收了徒弟放任不管;關心每個徒弟的學習計劃、演出安排,排練時講得更加細致。

提起師父李玉芙,當紅梅派名家張慧芳的話語中總是充滿著感激和敬仰之情。張慧芳跟李玉芙學習梅派藝術十多年了,她說自己這些年的進步離不開師父的諄諄教導。師父告訴她不要一味地模仿,而要悉心揣摩梅蘭芳先生的藝術,并且要根據自身條件來學習和發展。張慧芳在學《宇宙鋒》的時候,由于學習時間短,李玉芙怕講得不到位,就不斷發微信給她說戲。每條語音都有50多秒,一發就是幾十條,從頭到尾分析這出戲人物的情緒、唱腔的要求、表演的細節,甚至是服裝道具都事無巨細一一叮囑。師父認認真真地教,學生踏踏實實地學,時代在變,京劇的傳承方式沒變,依舊是口傳心授,薪火相傳。

張慧芳知道師父對她的期望很高,因此對她的要求也就特別嚴格。前不久,李玉芙看了張慧芳排練《穆桂英掛帥》的錄像后,直言不諱地指出張慧芳在表演上的不足之處。李玉芙說“捧印”這場戲一定要把穆桂英的情感變化鮮明地表現出來。李玉芙還給張慧芳講述了當年她看梅蘭芳先生演這場戲的真實感受,進而幫助張慧芳能夠更好地體會穆桂英的情感變化。

李玉芙常說:“只有精益求精,才能更上一層樓。”

一說起京劇,已是滿頭華發的李玉芙身上就有使不完的勁兒。

如今的李玉芙,還在為京劇的明天不遺余力地散發自己的光和熱,她讓我想起了俞樾的兩句詩“花落春仍在,天時尚艷陽” 。

(原標題:德在藝前 薪火相傳)

 

來源: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TF017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重庆时时app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