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舊照

沒有這個老外,我們就永遠看不到這些風景了(附海量珍貴圖片)

2019-10-11 10:13 編輯:TF017 來源:京范兒

1922年,一個悶熱的夏天,一個外國人通過莊士敦進入溥儀居住的紫禁城內廷。他在末代皇帝溥儀的陪同下,參觀并拍攝了這座曾經金碧輝煌、此時卻透著頹敗氣息的宮殿。這個人就是20世紀西方極為重要的中國美術史學家、首屆查爾斯·蘭·弗利爾獎章獲得者喜仁龍先生。

他曾擔任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藝術史教授、瑞典國家博物館繪畫與雕塑部主任館員等職。1916年起,先后赴美國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和日本名校講學。1920年起六次來華,先后幾次進入故宮考察拍攝,對中國古代建筑、雕塑、繪畫藝術研究極深,代表作有《北京的城墻和城門》(1924)、《中國北京皇城寫真全圖》(1926)、《中國雕塑》(1925)、《中國早期藝術史》(1929)、《中國繪畫史》(1929—1930)、《中國園林》(1949)等。

不過,此次并非是喜仁龍首次考察拍攝故宮。1921年,他就得到民國總統特許,考察了民國政府駐地中南海、北京的城墻與城門,并在溥儀的陪同下,進入故宮實地勘察和攝影。后來他又在溥儀妻子的陪同下來到了頤和園、中南海、北海等皇家園林進行考察,并拍攝了很多照片,記錄了當時北京皇家園林的風景面貌。

盡管諸多宮殿因無人養護而雜草叢生,但氣勢恢宏的格局、雕梁畫棟的樓宇,以及精巧唯美的藝術珍玩,還是讓喜龍仁深受震撼。同樣讓他心醉不已的,還有圍繞皇宮而建的雉堞連綿高聳入云的城墻和城門,以及“三海”宮殿、夏宮等皇家園林。他用鏡頭和文字悉心捕捉這些壯麗的景觀,并以著作的形式將其呈現給西方讀者。《中國早期藝術史》就是這些作品之一。

《西洋鏡:中國早期藝術史》(全二冊)由《中國早期藝術史》和和附錄兩部分組成。

《中國早期藝術史》初版于1929年,是西方漢學界系統研究中國早期藝術史的發軔之作,對梁思成、林徽因影響至深。全書共分四卷: 漢朝之前、漢朝、雕塑、建筑,共收錄海內外博物館、私人藏家珍藏的文物和名勝古跡的照片900余幅,這些照片多拍攝于20世紀20年代前后(有些更早),盡管在同類作品中不是拍攝最早的,但拍攝視角獨特,印刷精美清晰,留了大量難得一見的影像。

附錄部分《中國景觀:喜仁龍的攝影及見聞》初版于1937年,收錄了喜仁龍在中國旅行時拍攝的各地建筑、園林、風俗照片157幅。原書為丹麥語,僅發行600部,是喜仁龍印量最少的著作。這部作品是喜仁龍在中國旅行時拍攝的各地建筑、園林、風俗照片集,是喜仁龍印量最少的一部著作。

這些照片的挑選“主要依據攝影作品的知識性,而非其美觀程度,所以本書為大家展示的攝影作品是從未曾展出過的照片中挑選的。”

在這本書的前言中,他說:“我著書的初衷不只是為了展示中國的地理風貌和人文圖景,還希望通過考察具有特定紀念意義的地點和歷史遺跡,盡可能地呈現一系列有助于研究中國古老文化及藝術歷史的攝影作品。因此我們在選擇照片時,除了考慮照片美觀和其藝術價值外,也注重其蘊含的歷史內涵,讓讀者覺得這些作品雖淺顯易懂,卻具有吸引力。”

在《西洋鏡:中國早期藝術史》的序言中,葉公平先生提到:他(喜仁龍)被中國城墻、園林、宮殿、雕塑和繪畫的美深深打動,以至于寧愿放棄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的教授職位來探索中國藝術。他在中國流連忘返,一再推遲歸期,并且告訴斯德哥爾摩大學,如果不能夠延長他的假期,他情愿放棄教授職位。期間的好幾年時間,他是一位沒有職位的獨立學者,卻繼續研究中國藝術,撰寫相關著作,收集中國藝術品。

所以,書中有不少喜仁龍關于北京園林建筑藝術的描寫以及拍攝的諸多精美照片。他分別從城墻、祭臺、平臺和臺階、屋頂、重檐殿、塔、牌樓、勾欄和門廊、塔、橋等方面介紹了北京的宮殿、寺廟、宅邸、園林等,如從建筑藝術的角度介紹了天壇、地壇、日壇、月壇、先農壇和社稷壇等皇家壇廟,從建筑結構的角度介紹了西山碧云寺、北海永安寺和親王府邸等寺廟宅邸建筑。他不但將這些建筑與中國其他地區的同類建筑進行比較,還將之與西方建筑藝術進行對比分析。

書中的照片多拍攝于20世紀20年代前后(有些更早),盡管在同類作品中不是拍攝最早的,但拍攝視角獨特,印刷精美清晰,留了大量難得一見的影像。其中的很多名勝古跡已不復存在,所以這些照片尤為珍貴,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和藝術價值。

正如葉公平先生在序言中提到的那樣:“有些批評者說喜龍仁的很多書看起來像是圖畫書,可能確實如此。高居翰聲稱,喜龍仁主要是一位編纂家、收集者。這也不無道理。然而,喜龍仁拍攝的那些中國古城墻和園林,如今大部分已蕩然無存。幸虧有喜龍仁當年辛辛苦苦、費盡心血拍攝的照片,我們才得以從中一窺舊時風貌。那些雅致的古城墻和古園林也得以永遠存活在喜龍仁的照片中,為此我們不能不對喜龍仁心懷感激。”

下文圖片主要選取自《西洋鏡:中國早期藝術史》一書的第四卷與附錄部分。

第四卷 建筑

圖4 A. 北京天壇圜丘,喜仁龍攝。

圖4 B. 北京地壇,喜仁龍攝。

圖5 A. 北京先農壇中的天神壇,喜仁龍攝。

圖5 B. 北京先農壇中的神廚,喜仁龍攝。

圖6 A. 北京月壇,喜仁龍攝。

圖6 B. 北京先蠶壇,喜仁龍攝。

圖8 A. 紫禁城文華殿正面及殿外平臺,喜仁龍攝。

圖9 B. 北京天壇的石欄桿平臺,喜仁龍攝。

圖11 A. 北京中南海瀛臺階梯平臺,喜仁龍攝。

圖11 B. 北京北海慶宵樓階梯,喜仁龍攝。

圖12 北京北海白塔主階梯,喜仁龍攝。

圖13 A. 紫禁城午門平臺的階梯斜坡,喜仁龍攝。

B. 紫禁城太和殿主階梯局部,喜仁龍攝。

圖14 A. 紫禁城太廟前景,喜仁龍攝。

圖14 B. 紫禁城太廟背面,喜仁龍攝。

圖15 紫禁城太和殿柱廊側視圖,喜仁龍攝。

圖16 B. 北京中央公園新修繕的社稷壇,喜仁龍攝。

圖20 A. 北京中南海宮門的夔龍圖及屋脊裝飾,喜仁龍攝。

圖20 B. 北京中南海瀛臺藻韻樓,喜仁龍攝。

圖24 北京北海小西天萬佛樓,喜仁龍攝。

圖25 A. 北京雍和宮主殿(乾隆時期改為喇嘛廟),喜仁龍攝

圖25 B. 北京北海五龍亭(圖為其中三座),喜仁龍攝。

圖28 A. 北京大鐘寺,喜仁龍攝。

圖28 B. 北京先農壇圓亭,喜仁龍攝。

圖30 AB. 北京天壇皇穹宇的后視圖和前視圖,喜仁龍攝。

圖31 A. 北京天壇祈年殿,喜仁龍攝。

B. 北京天壇祈年殿內景,喜仁龍攝。

圖32 A. 北京醇親王府(七爺府)花園的扇亭,喜仁龍攝。

B. 北京煤山東亭,喜仁龍攝。

圖33 北京頤和園佛香閣,喜仁龍攝。

圖37 A. 老北京東四牌樓,喜仁龍攝。

B. 北京碧云寺大理石牌樓,喜仁龍攝。

圖39 B. 北京天壇神道的大理石牌樓,喜仁龍攝。

圖40 B. 紫禁城天安門前的大理石華表,喜仁龍攝。

圖42 紫禁城正門太和門內景,喜仁龍攝。

圖43 A. 北京禮王府門樓前的走廊,喜仁龍攝。

B. 北京禮王府門樓內部,喜仁龍攝。

圖44 A. 紫禁城御路石階的欄桿局部,喜仁龍攝。

圖44 B. 紫禁城主平臺一角的龍頭,喜仁龍攝。

圖45 B. 紫禁城武英殿外橋上裝飾華麗的欄桿,喜仁龍攝。

圖46 AB. 北京頤和園的木質及石質欄桿,喜仁龍攝。

圖47 A. 北京醇親王府的花園長廊,喜仁龍攝。

B. 北京鄭親王府來聲閣,喜仁龍攝。

圖48 B. 紫禁城中和殿主道,喜仁龍攝。

圖49 紫禁城太和殿門板上的雕紋,喜仁龍攝。

圖50 B. 北京北海花園墻壁及其窗洞,喜仁龍攝。

圖51 A. 北京鄭親王府亭子里的葫蘆形門洞,喜仁龍攝。

圖51 C. 北京北海的亭子以及裝飾門洞,喜仁龍攝。

圖57 北京阜成門外城樓,喜仁龍攝。

圖58 A. 北京阜成門外景,喜仁龍攝。

B. 北京永定門全景,喜仁龍攝。

圖61 北京鐘樓,喜仁龍攝。

圖62 A. 北京鼓樓,喜仁龍攝。

圖95 A. 紫禁城護城河上的大理石橋,喜仁龍攝。

B. 北京中海蜿蜒的石橋,喜仁龍攝。

圖96 A. 北京頤和園玉帶橋,喜仁龍攝。

B. 北京頤和園昆明湖十七孔橋,喜仁龍攝。

附錄 中國景觀:喜仁龍的攝影及見聞

圖11 北京天壇。A. 從北門看天壇。

B. 焚燒絲綢祭品的鐵爐。

圖12 皇穹宇。天壇北部的圓殿,這里存放著皇天上帝和先帝的牌位。由東南向西北方向拍攝。

圖13 天壇上方的漢白玉欄桿。

圖14 祈年殿。祈年殿四周圍墻上的大門。

圖15 祈年殿北門。

圖16 A. 天壇北部的圓形大殿——祈年殿;皇帝在這里祈求豐收。

B. 北京先農壇。天神壇,用于祭祀風、雨、雷、電之神。

圖17 北京先農壇。地壇,用于祭祀山川之神。

圖18 北京先農壇。山川壇神龕,用于存放圣山牌位。

圖19 北京日壇。A. 站在日壇之上遠看西門。

B. 四周圍墻局部。

圖20 北京北海。先蠶壇大門。

圖21 北京北海。A. 親蠶殿。

B. 親蠶殿前的桑樹。

圖22 太廟(先帝之廟)前殿一角。

圖23 太廟中殿一側及前方臺階。

圖24 太廟前殿內部。先帝的神椅位列后墻。

圖25 太廟。

A. 中殿內部,先帝的牌位存放于此。

B. 位于最后方的桃殿內部,供奉著后世追封的帝王牌位。

圖26 北京孔廟。入口處的柱廊。

圖39 北京東城門,平則門城樓。

圖40 北京永定門。從城外看城樓和塔樓及二者在護城河中的倒影。

圖63 法海寺中心建筑,周圍種滿白皮松。

圖65 陽臺山山腳下的大覺寺。

圖67 戒臺寺主建筑千佛閣前的日晷和香爐。

圖128 北京中海水云榭,水中涼亭。

 

來源:京范兒

流程編輯:TF017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重庆时时app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