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舊照

70年前今天,解放軍舉行進入北平入城式,留下這些珍貴老照片!

2019-02-03 12:24 編輯:TF021 來源:舊京圖說

1949年1月,北平圍城。為了實現北平和平解放,毛澤東指示要動員一切力量,積極做好北平守軍長官傅作義將軍及上層軍官的統戰工作。也許,在他心中,早已把北京內定為新中國的首都了。

1949年1月,北平市民在東長安街三座門前看解放戰爭形勢圖 高帆攝

定都北京

當時,與毛澤東頗有私交的東北局城工部部長王稼祥剛好去西柏坡開會,并看望了毛澤東。交談中毛澤東說:“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我們的政府定都在何處?中央雖有幾個考慮,但還沒有最后的答案。”

對這個問題,學者出身的王稼祥早有考慮:“依我看,現在國民黨政府的首都南京,雖然自稱虎踞龍盤,地理險要,但只要翻開歷史就會知道,凡建都金陵王朝,包括國民黨政府都是短命的。這樣講,帶有歷史宿命論的色彩,我們當然不相信這一套。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南京離東南沿海太近,從當前的國際形勢來看,這是一個很大缺陷,我們定都最好不選在南京。”

“再看西安,它的缺陷是太偏西,現在中國的疆域不是秦漢隋唐時代了,那時長城就是邊境線,現在長城橫臥于中國的腹地。因此西安在地理位置上已不再具有中心的特點。這樣一來,選西安為都也不合適。”

王稼祥再論:“黃河沿岸的開封、洛陽等古都因中原經濟落后,而且這種局面不是短期內所能改觀的,加之交通以及黃河的水患等問題,也失去了作為京都的地位。”

哪里可以定都?王稼祥直指北平。“北平扼守連結東北與關內的咽喉地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可謂今日中國的命脈之所在。同時,它又鄰近蘇聯和蒙古,無戰爭之憂。此外,北平是明清兩代的帝都,從人民群眾的心理上也樂于接受。”

毛澤東連聲稱道,他說:“蔣介石的國都在南京,他的基礎是江浙資本家。我們要把國都建在北平,我們也要在北平找到我們的基礎,這就是工人階級和廣大的勞動群眾。”

可見,毛澤東把人民的政權定都北京,是有政治考量的,這種針鋒相對既反映出毛澤東的偉人個性,更反映出兩種不同政權的根本對立。

另外,在定都問題上,中共領導層的意見也是一致的,這種一致建立在對國際政治格局和國家安全戰略的考慮上。“一邊倒”的外交格局和接受蘇聯的幫助,曾是中國共產黨建國前后的一個方針,而這一方針也影響到了對首都的選擇。

北平百姓擁護解放軍入城。

北平在黨內被公開定為首都是在1949年3月5日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會議提出黨的工作重心必須從鄉村移到城市,在這一背景下,毛澤東講:“我們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領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協商會議,成立聯合政府,并定都北平。”

北平雖然被內定為首都,但最后的決定,還要人民來下,得開政協會議,因此定都問題在黨外并未公開。

接下來的問題是,遠離政治中心這么多年,北平還能勝任嗎?

先接管再入城

入城式中,威武的騎兵從永定門行進到前門,清華大學學生夾道歡迎。孟昭瑞 攝

戰爭年代,接管一座城市首先是接管防務,實行軍管。而由四野41軍來接管北平防務,大概有兩方面考慮:第一,這支軍隊善守,在塔山阻擊戰的時候打得非常漂亮;第二,這支部隊軍紀好,塔山阻擊戰時,大部隊路過老鄉果園,全軍無一人上前偷吃一個蘋果。

新華社戰地記者王健漢回憶,入城前,41軍還進行了入城資格大評比。比如,平時說話是否和善,群眾關系處理得好不好,服裝是否整潔,是否有侮辱婦女的言行等等,凡有一條不合格,就不準先行入城。

1949年1月31日,大年初三,北平迎來了歷史性的一天——中午12時30分,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41軍莫文驊部由西直門進城,開始接管防務。

身背行李包的解放軍邁著整齊的步伐,跨進北平巍峨的城門。 高帆攝

簡單的交接儀式

北平百姓雖然覺得進城部隊挺精神,可和戰士們打交道時,總覺得他們太嚴肅,用幽默樸實的北京話說,有點“傻乎乎”。當然,這怪不得戰士,入城之前的教育,讓他們不敢越雷池半步。不過,這種情況到了2月3日就有了全然改觀。為什么呢?部隊首長知情后,專門下發了“關于改變部隊嚴肅有余而活潑不足的規定”。

宣傳車隊駛過四牌樓。 高帆攝

學生們在街頭宣講和平解放政策。高帆攝

馬句在給北京首任市長彭真當秘書之前是接管干部。2月1日,他收到了北平市委的指示:人民解放軍2月3日要舉行入城式,路線是從永定門進城,經前門大街到前門樓接受平津前線司令部的檢閱,然后經東交民巷,到崇文門內大街,向東單、東四方向前進。

為什么31日進城交接城防時特別低調,在接管之后,卻要再辦一次盛大的入城式呢?北平警備司令員兼政委程子華在工作總結中寫道:“把軍隊在城內擺一下,展現我們的威力,目的是給人民群眾增強信心,同時給反革命分子一個鎮壓。”

原來,那時北平敵特的數量之多,系統之龐雜,竟然居全國之首。

由于國民黨在解放戰爭中屢失城池,從東北、華北、西北撤下來的特務,紛紛聚集在北平。據掌握的材料,除保密局、軍統、中統三大系統的特務外,還有華北“剿總”、“清共先鋒隊”以及英美間諜等8000余名特務。再加上國民黨北平市黨部、河北省黨部、三青團、民社黨、青年黨等反動骨干分子,特務總數不下1.6萬人。

馬句的任務是組織群眾在前門大街迎接解放軍入城,這可讓他失眠了。你想想,他剛接管了區政府,還誰都不認識,就要執行這么重大的安保任務,要是混入了國民黨特務,放了冷槍,那可怎么交代。

為了防止特務搞破壞,入城式的具體時間和地點并沒有在北平城內廣泛宣傳。在所有經過的街道,安排在前三排的,也幾乎都是我們的地下工作者,青年學生。然而,令平津前線指揮部詫異的是,當天雖然有沙塵暴,但老百姓聞訊趕來,不惜在寒風中站立4個多小時,也要一睹解放軍的風采。最終,差不多有一半北平市民參加了入城式。

金水橋前人山人海

最具有象征意義的是,軍隊從東交民巷穿過,要知道使館區可是舊中國的“國中國”。當年北伐軍也曾接收過北京,可沒敢進東交民巷,解放軍走了這一圈,不僅把歐美的官員震住了,還象征著北京完完全全地回到了人民的懷抱。

解放軍經過東交民巷

作為戰地記者,高帆等人參與了北平入城式的采訪報道。當時,他們并沒有什么具體任務,只是拿著照相機在大街上隨意拍攝。在那個革故鼎新的關鍵時刻,重要的歷史畫面,以及身處歷史中各色人等,都被他真實地定格在畫面中。

毛澤東在七屆二中全會上指出:“北平入城式是兩年半戰爭的總結;北平解放是全國打出來的,入城式是全部解放軍的入城式。”

 

來源:北京日報▪舊京圖說

圖 :舊京圖說、高初、京報集團圖文數據庫等

文 :孫文曄

編輯 :孫文曄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重庆时时app分析软件